民建江苏省委
  • 当前路径:
  • 首页
  • 详情页
读书家风——缝补三代人心灵的丝线
作者:梅玉珍  来源:民建无锡市委 发布时间:2022-03-08 10:54

 

 

 

岁月斑驳,只有那一幕还清晰如昨。

40年前,我6岁,母亲26岁。

那天傍晚,她从大队农田里跑回来,赶路和生气使她喘得像一头牛。顽劣的我又和村里小孩大干一架,衣服被撕了个大洞。母亲挡住了父亲挥向我的巴掌,轻轻脱下我的外套,端出她的针线箩,捻出一根丝线,一边在破洞处缝补,一边跟父亲商量:“孩子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我们不能眼皮浅,不舍得几角钱学费,孩子野在外面,到时我怕,不仅衣服会扯出洞,脑袋也会闲出洞来。”

秋天里,我穿上那件破洞处已被绣上金鱼的衣裳,走进了小学堂,学的文化居然很快派上了用场。母亲一回家,就会叫我帮她记工分:罱河泥,半天;挑猪灰,1天半。母亲见我撕下作业本,一个字铺脚铺手写得像笸箩一样大,心疼死了,说道:“今天起,你来做小先生,教我这个‘大’学生认字吧,我以后自己记,一张纸,估计可以用半年呢。”因为会写字,母亲这个最底层的农村妇女,竟当上了妇女主任。从此,全家充满了读书的劲头。像农民们种庄稼一样,我们一有时间,就把梦想种在借来的各种书本里,用求知若渴的眼神深深耕耘。

那年,我18岁,她38岁。我成了村里第一个女大学生,母亲多皱的眼尾快乐地摆起了鱼尾,张罗了好几桌酒菜,老师、乡邻全部来祝贺。他们送来的脸盆、床单、箱子,带着羡慕,载着祝福,伴我踏上了人生新征程。之后,我又乘胜追击,挺着肚子去本科函授,孩子小学时,又上完了华东师范大学的硕士研究生。

我在默默长知识,女儿在悄悄长身体。我亲近了书本,忽视了女儿。上初二的她学校一回来就冲进房间,把锁“吧嗒”一反锁,落锁的声音,像刀片一样刮得我的心好疼,让我很受伤,很无助,什么时候我和女儿中间隔了一道门,她不再与我分享她的喜怒哀乐,我们住得那么近,心却隔得那么远。那天,趁她洗澡,我蹑手蹑脚潜进她房间,从书包里翻出了1只旧手机,封面头像是一个刘海长长眼神坏坏的男生。

那一刻,我的心“轰”地下沉,失落、失望和泪珠一起砸落在地上。

那天,我38岁,她14岁。

母亲耐心地听完我的哭诉,先安慰我说,咱们的孩子已经长成了一朵花,又开在生命的春季,少不了有蜜蜂惦记,正常的。看我心情放松了一点,她又提醒我说,上次听专家讲座介绍,孩子青春期,身体里会产生一种激素,让孩子脑袋空洞,行为冲动,干出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一些事情来。我们要想办法找一盏灯来,帮助她,指引她,走出这片湿哒哒、烂塌塌的沼泽地。

 我走进图书馆,辛苦搜寻,终于淘来了两本书,一本是《这正常么?女孩成长关键期的160个生理困惑》,一本是《我该怎么办?女孩成长关键期的典型心理困扰》。

伴随着女儿“悉悉索索”的翻书声,家里的气氛渐渐春意盎然、阳光明媚起来了。女儿不再“吧嗒”锁门,还主动跟我们聊聊她的小秘密。

那天正逢双休,我帮母亲在即将拆迁的老屋整理旧物,在衣柜角落里,发现了那只盛着顶针、花布、丝线的小笸箩。“过时的物件,没啥用了,帮我扔了吧!”母亲交代道。我紧紧地把它抱在怀里,深情地感叹道:“谁说过时了?这可是我们的传家宝!”

丝线补衣,洞里游鱼,衣服恢复美丽;读书补心,霾去云散,生命重回鲜活。

读书好家风,不正是缝补我们三代人心灵的神奇丝线吗?

(作者简介: 梅玉珍,笔名梅子,江苏省作协会员,江阴市政协委员,民建江阴市委委员,市住建局房管中心科室负责人,文学作品获各级政府数十个奖项。)


江苏民建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江苏民建”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江苏民建和江苏民建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江苏民建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江苏民建”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 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江苏民建",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