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员之家  >  会员风采  > 文章详情

高毅进:琢玉人生 “扬州工”的时代引领者

作者:杨建轩来源:民建扬州市委发布日期:2018-11-09

君子如玉,作为华夏几千年文明的符号,玉器寄托了国人最美好的想象。经历岁月更迭、大浪淘沙,一块块千年原石在扬州玉雕匠人手里焕发新生。

扬州市玉器街1号的中国玉器博物馆内,500余件扬州历代玉雕大师的珍品静静伫立,盈润动人,这是现代扬州玉雕工艺最高水平的一场集中展示,也是改革开放40年间扬州玉雕发展的最好见证。入门处的那方玉鼎,便出自高毅进之手。

高毅进,男,1964年出生,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第十一、十二、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扬州工”的时代引领者。在无数荣誉加身之后,对扬州玉雕的认识也站在了一个新的高度,他把传承与发展的大旗揽在肩上,同无数玉雕匠人们一同将其高高扬起,创造出独属于“扬州工”的辉煌。

sw.jpg

初生牛犊,13岁的他毅然进入玉雕行业

1977年,时年13岁的高毅进入玉器学校学习。次年,改革开放的春风拂来,玉雕行业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高毅进就此与春风相伴而行。

1977年秋天,刚刚成为一名初中生的高毅进,按照既定的计划,他将一步步成为高中生、大学生……可是,一张扬州玉器厂玉器学校的招生海报,却似乎有一股巨大的魔力,将他的人生轨迹牵引到另一个方向。

“是厂里自己办的学校,也要考试,在各个学校里找一些画画好的学生。”高毅进没跟父母商量,悄悄报了名,还就被录取了。

高毅进的父母和老师对他寄予了极高的期望,“现在教育形势这么好,你应该留下来好好学习,成为一个文化人。”

对面站着的高毅进,满脑子想的都是几年前到扬州玉器厂参观时的情形,一件件巧夺天工的玉雕作品,早已印刻在他的脑海中,令热爱绘画的他心驰神往,“我要去玉器学校,我要学玉雕!”13岁的高毅进说服了自己的家庭,毅然进入扬州玉器学校学习。

1977年,玉器厂玉器学校停顿十年后第一次招生,同一批进入玉器学校的同学有70人,“厂里已经10年没有新工人了,对这一批招的70个学生,非常重视,找的都是有经验、手艺好的老师教我们。”

很快,天赋异禀的高毅进在同龄人中崭露头角。1980年,3年专业学习结束,当初一同入校的同学中,只有30人顺利毕业。高毅进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进入扬州玉器厂工作。

厚积薄发,42岁成为最年轻“国大师”

切、磋、琢、磨……玉雕车间里,只听见砂轮与玉料持续摩擦的声音,所有人都伏在案台前,忙着手中的活计。玉雕大师刘筱华已在车间里来来回回地走了好几遍,他要寻一个徒弟。很快,高毅进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初入师门,师父说的最多的一个字就是“改”,一些高毅进认为微不足道的细节,甚至是玉器背面不易被看到的边角,都瞒不过师父的“法眼”。一次,高毅进拿着一个自认为做得还不错的作品给师父过目,师父却直接冷冷地扔过来一句:“我看你是没有希望了,改行吧。”这句话像一盆冷水,将心高气傲的高毅进彻底浇醒了,对于老师的教导,他时时记在心上,更细心、更用心地学习玉雕技艺,体悟艺术的奥妙。

一眨眼,三年过去了,老师说:“你可以满师了”,但高毅进说:“不,我还得跟着师父学徒。”一眨眼,六年过去了,老师又说:“你该满师了”,但高毅进仍然说:“不,我还得跟着师父学徒。”自此,师父教得更认真,徒弟学习更刻苦。

磨剑十余年,厚积薄发。1989年,高毅进独立创作的青玉《百寿如意》获中国工艺美术品百花奖金杯(珍品)奖,他也成为扬州玉雕行业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2003年至今,高毅进的作品共计荣获国家级大奖100余项,其中金、银奖70余项。2008年,碧玉“宝鼎”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艺术精品博览会特等奖。2015年,白玉“大桃洗”获中国玉石雕作品天工奖金奖。42岁时,高毅进破格跳级成为扬州工艺美术界最年轻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返璞归真,减法终成魅力无穷的加法

改革开放为玉雕行业带来的,不仅是消费市场的扩大,更是设计思路和审美情趣的变化。

“扬州的工艺融合了南方之秀,北方之雄,工艺追求完美。以前流行做工满繁,极尽复杂之能事。现在不再以繁复为美,器皿样式简化,突出主题,不堆砌,尽量亮出材料本质。如果原料没有什么毛病,那就做素的。”高毅进说,由简入繁其实相对容易,但是由繁入简并不是简单的减法,尤其是全身毫无装饰的光素器最难,因为稍有一点毛病都会暴露出来,造型简单并不代表工艺简单。

从事玉雕技艺创作研究工作30多年,高毅进技艺全面,擅长器皿、花卉、把玩件,对玉雕造型的应用有独特见解和深刻研究。现在的创作,高毅进在乎的是怎样唤醒每一块玉料,因为对于琢玉者而言,这是他的使命。

高毅进个人最满意的一件作品,名为《五子登科》,这是将玉料利用到极致的一件作品,深浅不一的红色被雕琢成环抱在一起的五只小鸡,底部不规则白色是竹篮。玉料的形态、红沁的运用,浑然天成。这块和田玉红沁料,曾在高毅进手中反复摩挲了5年之久,迟迟不忍动刀。5年的日思夜量终让美玉放心托付,良工琢磨,美玉出焉,成就了这一件《五子登科》,无关荣誉。

重任在肩,为玉雕行业再攀高峰呼喊

古运河畔,高毅进的问鼎阁内,除了琳琅满目的玉器精品,更加引人注目的是那满墙的照片,一张张定格的照片,记录了高毅进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多个重要时刻。时至今日,高毅进已连续当选第十一、十二、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在全国最大的舞台上为扬州玉雕技艺的传承与发展振臂呼喊。

怎样让传统技艺跟上时代飞速发展的步伐?怎样让扬州玉雕行业再攀高峰?高毅进求索了多年。他提出精品战略。扬州玉器厂在建立研究所、施行“一厂两制”政策的基础上,筹建大师工作室,打破传统工资模式,率先推行计件工资制,鼓励高级技术人才多出精品。

发展扬州玉雕文化,人才支撑是关键。他们每年拿出一部分资金培养人才,形成了良好的人才梯队,实现了玉雕人才的接续。另外,扬州玉器厂实行“师带徒”制度,高毅进目前已带出4届徒弟。下一步,他们将从高校中吸取艺术人才,为玉雕行业的再次突破探索新途径。




地址:南京市鼓楼区北京西路30号宁海大厦17楼(210024) 电子邮箱:mjjssw@vip.163.com

网站点击量:苏ICP备10006668号

版权所有:民建江苏省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