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员之家  >  会员风采  > 文章详情

黄埔老兵为9·3阅兵点赞

——追思父亲黄齐培的最后岁月

作者:黄卫来源:民建常州市委发布日期:2018-10-30

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为纪念在中华民族有着重要历史意义的这一神圣日子,国务院决定九月三日将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盛大的阅兵活动。

消息在媒体上发布后,立即在全世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国人无不欢欣鼓舞,拍手称快。93岁的父亲听到这个消息,无比激动,夜不能寐。那天晚上,他搓着手,在客厅缓缓踱着步子,嘴里不住地喃喃:“好啊,好啊,应该、英明、长志气……”。竟情不自禁地哼唱起:“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爱国的同胞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父亲低沉宏厚的歌声,在寂静的夜空中回荡。我问父亲:“七十年过去了,这首歌的歌词您还记得一字不差,真是不简单啊。”他很自豪地回答:“不会忘,永远不会忘。在军校里,几乎天天唱,那是段永不忘的岁月啊!”

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那场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深重的灾难,正是那场惨绝人寰的战争,让中国这头东方睡狮觉醒了,在中国共产党地领导下,掀起了全民抗战热潮。父亲的堂兄,我国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和爱国民主人士黄炎培,抗战期间,呼吁抗日救亡,反对妥协投降;主办刊物,联合各党派精英;重视民力,关心民众疾苦,奔赴各地发表演说、募捐、慰问,广泛发动民众积极投身于抗日救国斗争中去

深受堂兄思想行为的影响,追求真理——成为父亲的人生准则。上海沦陷时,父亲正值在上海读高中,18岁的他看到凡经过日寇岗哨的中国人都必须向日本人敬礼,一种耻辱感油然而生,他决定投笔从戎,离开这座让他心痛的城市,奔赴重庆寻找出路,恰逢中央党校(即黄埔军校)在重庆招生,他便考入了黄埔军校,成为19期工兵队学员。父亲记忆最深刻的是,19429报到的那天,学校大门口一副对联映入他眼帘:“升官发财莫入此门,贪生怕死请走别路。”父亲被这幅对联震住了,对联的内涵和气概,深深的震撼了他。他毫不犹豫地走进这所学校,开始了他两年半的军旅生活,学习架桥、爆破、碉堡、地雷制作、探测等技术

父亲时常回忆那段“魔鬼式”的训练,经常是日夜行军,走着走着就睡着了,多少次都差点掉进河里;教官说打就打,要骂就骂,有一次,父亲因枪没擦干净,就挨了打,教官居然还动了刺刀。父亲他们经常吃的是夹生饭、牛皮菜原本是给猪吃的;虽然穿着军装,破破烂烂的,冬衣脏了也无法洗。行军时,穿的草鞋走不了多久就坏了,脚上磨出很多水泡,破了还淌脓血,非常痛,到了冬天生满了冻疮,脚上永久留着草鞋勒的印子。训练的日子艰苦枯燥,父亲就常常高唱爱国歌曲激励自己,他和学友张存真很投缘,他们喜欢古典音乐,更热衷于抗日歌曲:《大刀进行曲》、《到敌人后方去》……特别是《黄埔军校校歌》每天早晨晨练时都唱:“怒潮澎湃,……亲爱精诚,继续永守,发扬吾校精神!”歌词激昂亢奋旋律气势磅礴,激荡着俩位黄埔学子燃烧着的胸膛。

军校毕业后,父亲被分到独立工兵团当副连长,后又转到王耀武的第二战区,辗转到贵州,部队开拔去湖南芷江前线。他摩拳擦掌,准备与小鬼子血战一场!没想到刚要开仗,日本鬼子投降了。这时又接到新的任务,去济南接收日本俘虏;后又被派去马鞍山受训,学习喷气式火焰发射器。抗战胜利固然令人振奋,可是,内战一触即发。父亲不想用这种先进武器,去打自己的同胞,他趁着学习结束做了个“逃兵”,找了个借口回到了老家上海。

父亲的堂兄黄炎培专程来到家里激励他读书深造,并书赠一幅座右铭:“事闲勿荒,事繁勿慌,有言必信,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在堂兄的鼓励下,父亲重新拿起高中课本复习,并考入了上海震旦大学口腔系(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大学毕业时,大多数同学都留在上海繁华城市,父亲服从分配,背起行装来到了一下火车看不到马路、楼房,眼前一片高低不平的山堆的黄土高原山西太原,在铁路中心医院一干就是30年。他以高尚的道德情操和精湛的医术,和对待患者高度的责任感,深受大家的爱戴与信任。

父亲常说,他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党的关怀和培养,他由刚进医院的小医生,逐步提升为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最后被聘为山西医科大学口腔矫形学教授。退休后他继续为口腔事业发挥着自己的余热,为山西医科大学创办了口腔系,培养了众多学子,有的还在我国口腔界具有一定的知名度。

岁月荏苒,一晃七十年过去了,父亲退休后虽闲赋在家,可仍然关心着世界的变化和国家的大事,每天坚持收看国际国内新闻。自日本右翼政客安培上台后,安培解禁集体自卫权,在东海、南海不断挑衅中国,父亲十分气愤,他说如果自己再年轻几十岁,照样参军上战场杀敌,给日本军国主义一个狠狠地教训。当父亲听到纪念抗战胜利要举行阅兵仪式时,他每天掐着手指算着日子,93日一定要看电视直播。

可就在今年“端午节”的那天,志愿者来家里慰问父亲。听到敲门声,父亲急忙去开门,不慎摔倒在地,股骨颈骨折。他忍着疼痛向志愿者讲述了关于他在军校的经历,并在志愿者的要求下,为他们用英语、法语、意大利语唱了几首歌。最后,当他用纯正的法语唱法国国歌《马赛曲》时,他给大家解释道:“我国的《义勇军进行曲》就有《马赛曲》里的节奏,比如:前进,前进,前进进!在民族危难之际,聂耳提出:中国也应该有自己的《马赛曲》,……”父亲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弱,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了出来。我们急忙把他送往医院,却不知,这已是父亲生命的最后时刻了。然而他在病榻上,仍然哼着《大刀进行曲》,唱着抗战歌曲。随着歌声渐渐低弱,医生通知我们,老人的脏器已经全部衰竭,已无回天之力。然而,他依然没有忘记9·3阅兵式,他用非常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9·3……阅兵……还没有到啊……!”

父亲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在他即将离开的时候,还惦记着9·3阅兵。

我替父亲为9·3阅兵点赞,为抗战胜利干杯!

                      




地址:南京市鼓楼区北京西路30号宁海大厦17楼(210024) 电子邮箱:mjjssw@vip.163.com

网站点击量:苏ICP备10006668号

版权所有:民建江苏省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