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员之家  >  会员风采  > 文章详情

永恒的丰碑

——写在黄万里先生雕像落成之际

作者:黄卫来源:民建常州市委发布日期:2018-10-31

享誉世界的我国水文水利专家黄万里先生,是我国著名民主人士、爱国主义者黄炎培之子,我父亲黄齐培是黄炎培的堂弟,黄万里是父亲的堂侄。在我年少懵懂时,从父亲那里断断续续听到过一些有关堂哥黄万里先生的事,直到后来他在政治上获得了新生,报纸、电台和电视台陆续宣传他的事迹时,我才对堂哥有了全面的了解,他的的音容笑貌,也是从一些杂志和电视上看到的。从那以后,我就有了一个强烈的愿望,能亲眼见到堂哥,并和他握握手,说说话,让他知道他的堂妹多么思念他、崇拜他。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个愿望始终未能实现。

令人高兴的是,我的夙愿由西南交通大学帮我实现了。黄万里先生的母校西南交通大学为他塑造了一尊雕像,我作为他的亲属,应邀参加了那天的落成仪式,在那里我终于见到了堂哥的尊容笑貌。

那是2013年11月23日上午,天空下着蒙蒙细雨,气温比前一天略微下降,我们乘着西南交通大学的校车进入了新校犀浦校区,校园里绿树成荫,鲜花绽放,覆盖在黄万里先生纪念雕像上的红绸十分夺目。8:30,雕像揭幕仪式正式开始,由学校领导、先生的亲属以及到场的嘉宾代表缓缓揭下红绸,一尊栩栩如生的黄万里先生在讲台上的立像呈现在人们的眼前,雕像是根据他文革后重返讲堂的一张照片雕刻的,朴素的衣着,非凡的学者风度,略有点凌乱的头发后面的黑板上写满了方程式,显示出他严谨求实、博学多才、敬业奉献的名师风范。雕像下方还刻有“临危献璞平生志”这首先生特质的诗句,他的长子黄观鸿以这首诗句为题,以卞和献和氏璧的经历为例,讲述了父亲报效国家的艰辛历程,为求真话、求真理,被打成右派后,依然时刻心系国家的水利事业,为三峡工程等建言献策。黄观鸿希望交大学子要像父亲黄万里那样,在朴实的外表之下,内里都有一颗赤诚的心,心中怀有一颗玉来报效祖国。接着他又讲述了父亲一件不为人知的事情。在上世纪80年代初,黄万里先生被摘掉右派分子帽子后,中国科学院考虑到他在水利方面做出的突出贡献,就让他写申请报告,申报中国科学院院士称号。可黄万里先生回答说“科学院院士不是打申请报告申请出来的,如果合格的话就不要写申请”,他的这种不为名和利,追求真理的铁骨铮铮的精神让人们深深敬佩。虽然他最终没有获得“科学院院士”的头衔,但他坚持真理,直言敢谏,让世世代代的中国人无不为之动容和赞叹。

我默默地站在雕像前,目不转睛地凝望着,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凝视着堂哥黄万里。他深邃的目光,慈祥睿智的脸庞,那么亲切,那么真实,那么让人难忘。我眼含热泪,思绪万千。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堂哥在西南交大的前身唐山交通大学刻苦学习的身影;浮现出1932年他从母校毕业后,远赴美国攻读康奈尔大学硕士学位,1937年他获得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工程博士学位的情景;浮现出抗战爆发后,他毅然回到祖国的决绝神情;浮现出他不畏艰险徒步考察祖国大江大河的坚毅面庞。

堂哥自幼喜爱文史,且极有天赋,但他首选桥梁工程作为自己的专业,21岁毕业时他就出版了三部专著,均由桥梁专家茅以升审定作序。1931年汉江大水一夜淹死七万人,之后黄河又决口十多处,损失惨重,使他立志改学水利,以知识拯救民族危难。

七十多年前在四川省三台县由他设计建造的“高家桥渡槽”,是我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唯一存在至今的黄万里先生的立体作品,这次我有幸和他的长子黄观鸿及长媳一行人亲自目睹了这座桥。1937年,堂哥在美国结束学业后,为了祖国的建设毅然返回到大后方。当他到四川建设厅报到时,得知三台县旱情,政府要求为三台兴建水利,解民之苦的消息时,他第一个报名参加,并被命名为总工程师,为三台建造了这座天生伟岸的石质渡槽,老百姓为桥取名为“万里桥”。当他的父亲黄炎培得知后坚决不同意:“一个才27岁的年轻人,承受不了这么大的荣誉,就以当地的村名叫‘高家桥’吧”。劝诫他“勿自满”,当黄万里先生的次女出生后,祖父黄炎培为孙女取名为“无满”,告诫黄万里不要自满。

在纪念大会上播放了黄万里先生一生的短片,记录了他不平凡的人生,他身居陋室、胸怀天下、仗义执言。当短片放到他不顾年事已高,在癌症多次转移,动了五次手术的情况下,他依然每天坚持伏案工作,泰然处之。他对来看望他的朋友们说:“我还是希望重返课堂,将一生所学的东西教给年轻人。”当看到他穿着一身洁白的西装站在讲台上,一丝不苟坚持为学生讲最后一堂课时,在场的师生和嘉宾无不为之感动,热泪盈眶,副校长更是在主持过程中几度哽咽。1986年,堂哥应邀到美国12所大学做学术报告和讲学。母校伊利伊诺大学向他颁发了“杰出校友”的荣誉奖状。

黄万里先生的身影不仅矗立在他的母校,感染着唐山交大、西南交大和清华大学一代一代的学子和传人,更耸立在曾经多灾多难的中华大地,昭告着何为真理,何为科学;何为良知,何为骨气;何为大义凛然,何为堂堂正正!

透过堂哥在母校跨越时空的身影,依然能够真切地感受到他的高瞻远瞩的神采,光明磊落的风范。他既是一位具有很高学识的教授,又是一位陪伴祖国的大江大河,尤其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的独行者。他不畏权势、坚持真理,多次反对修建三门峡工程而遭受错误的打击,在逆境中不抱怨、不气馁,始终没有放弃对党和国家的忠诚。他的一生是挫折和坚持,是刚毅和不屈。他的努力和成就,他的脊梁和傲骨,他的博大胸怀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缩影,在他的身上沉淀着中国知识分子千百年来的价值元素。

黄万里先生虽然已驾黄鹤而西去,然而他的忠魂永驻大地。人民没有忘记他,祖国没有忘记他,母校没有忘记他,他的雕像的落成,为西南交大,为中国千千万万的知识分子树立了一座永恒的丰碑。





地址:南京市鼓楼区北京西路30号宁海大厦17楼(210024) 电子邮箱:mjjssw@vip.163.com

网站点击量:苏ICP备10006668号

版权所有:民建江苏省委